金錢以外《關顧生命系列一:生育》

生命是天主賜予我們最珍貴的禮物,教區婚委會的[關顧生命事工]透過多名講者與大家分享關於「生育」的議題

天主教福傳信仰群組《金錢以外》

主內平安,請加入「金錢以外」福傳信仰群組,收看《金錢以外》的信仰分享及轉載給身邊朋友,多謝支持🙏🏻主佑

金錢以外
《關顧生命系列(一):生育》

2020年3月2日-31日

逢星期一至五晚上11:05,
在FM104新城財經台新聞後播出。

生命是天主賜予我們最珍貴的禮物,教區婚委會的[關顧生命事工]透過多名講者與大家分享關於「生育」的議題:

*小產、墜胎
*試管嬰兒、凍卵、自然生育科技

講者分別從倫理及醫學角度分析、附真實個案及過來人的真誠分享,讓我們更明白生命的真諦。

* 手機請按Listen in browser收聽
* 文字版請往下瀏覽

婚委會亦設立了一條熱線「小小天使生命支援熱線」由義工提供相關的服務,為失胎父母提供心靈上的支援。

若果你正為保留腹中的小生命而煩惱,或者你曾經歷墮胎,但仍感愧疚;請於辦公時間內致電 「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關顧生命事工,電話: 2560-2314,聯絡陳小姐提供協助💗👂🏼

本月份的分享嘉賓包括呂志文神父、王展滔執事、黃祈恩醫生、呂煥玲醫生、教區婚委會牧民幹事陳麗嫦,與大家從倫理及醫學角度分析小產、墮胎、試管嬰兒、凍卵、自然生育科技等議題。更邀請了兩位失胎的過來人與大家分享親身的經歷,真摰感人!


「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
電話:2560-2314 | 電郵:dpcmf@catholic.org.hk | 網頁:http://dpcmf.catholic.org.hk

金錢以外《關顧生命系列一:生育》第一週 (2/3/2020-6/3/2020)

3月2日 第一集:教區婚委會關顧生命事工的成立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節目我們邀請到教區婚委會的主席王展滔執事,來接受我的訪問。王執事,你好。

王:大家好,我是王執事。

Connie:主席,我想請問你「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會委員會」在何時成立?

王: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於2002年成立,於2006設立秘書處。

Connie:主要提供那些服務範圍?

王:婚委會的工作,包括壽備教區性大型活動、舉辦講座課裎、支援堂區家庭牧民組織、聯繫教會内外團體及出版書刊。 '

Connie:委員會的結構模式是怎樣?

王:婚委會内有五個事工,分別支援不同需要人士。
1. 婚姻及家庭牧養事工
主要推廣在家庭中的信仰培育,把基督的愛在家庭中實現,營造「家庭就是教會」的氣氛;

2. 惜身文化事工
是從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的「身體神學」出發,推廣真實的愛與性及貞潔文化

3. 牧靈關顧事工
向面對婚姻、家庭及其他困難的人士予以關顧,支援和協助

4. 同性吸引與跨性別人士及家屬牧民事工
以基督的真理與慈悲,關顧面對同性吸引及跨性別掙扎的人士及家屬

5. 關顧生命事工
推廣有關人類生命議題,如堕胎、安樂死、自殺、自然家庭計劃和母乳哺育
今個月的金錢以外節目,主要便是圍繞「關顧生命事工」的服務。

Connie:成立「關顧生命事工」的目的?
王:「關顧生命事工」的使命為就是由教區開始推廣「關顧生命」的議題及訊息,並提高神職及教友對此的支持,亦重申人類生命是天主賜予的最珍貴禮物,肯定「關顧生命」是所有人的使命。

Connie:「關顧生命事工」主要的關顧服務範圍?
王:簡單而言,由生命的開始到生命的終結,都是我們關顧的對象。眼見香港的死亡文化越來越嚴重,合法堕胎每年接近1萬宗、人工受孕、凍卵等越來越受歡迎,當中參與者不乏為教友。教友中也有不少是使用避孕套及避孕藥來控制生育。第一階段就是關心香港越來越多的難孕夫婦,故此我們協助推廣三套符合天主教教義的自然家庭計劃法,讓夫婦以

  最自然及安全的方式孕育下一代。因為生命是天主的恩賜,不應由人干預。

  第二階段是關心不幸自然流產的夫婦,陪伴他們走出傷痛;亦關心堕胎後的夫婦,協助他們走出陰霾。

  我們亦盡力協助正在躊躇是否堕胎的父母,陪伴他們明白小孩子這弱小生命的意義。

  我們鼓勵母親以母乳孕育嬰幼兒,因為母乳是天父為小生命最完美的設計,希望每個家庭都可以孕育健康快樂的小寶寶。

  最後我們亦關心即將離世的病人,鼓勵紓緩治療,而不是安樂死。

Connie:多謝主席,今日為我們清楚地解釋了我們的服務,希望我們可以幫助更多教友及非教友。多謝。

3月3日 第二集:瓜達盧佩聖母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的嘉賓,我們很榮幸邀請到呂志文神父,他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生命倫理資源中心的主任,亦是倫理神學教授。呂神父,多謝你今日接受我的訪問。

呂:不用客氣。

Connie:今日,你來到,是向我們介紹瓜達盧佩聖母,我們稱她為維護生命主保。香港也漸漸多人認識她,請為我們講述瓜達盧佩聖母的顯現事跡。

呂:聖母於1531年12月9日在墨西哥城的泰佩亞克山(Tepeyac)上顯現給一個57歲貧苦的印第安人;這個貧苦的印第安人名叫若望•迪達谷(Juan Diego),是當地少數的天主教徒。

  為了令主教相信若望這個卑微的農民的說話,並給她建造聖堂,聖母行了數個奇蹟,包括在12月結霜的荒山上開滿了玫瑰和花朵,並在若望盛著花朵的斗篷外衣上,出現了聖母身披星星長袍,腳踏月亮,四周發光的聖像。這些奇蹟很快傳揚開去,在短時間內令數百萬印第安原住民領洗為信徒,令墨西哥成為一個天主教國家。現在斗篷外衣上的肖像,至今仍懸掛在瓜達盧佩聖母大殿内,供朝聖者瞻仰。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把12月12日定為瓜達盧佩聖母瞻禮,紀念這個聖母顯現的奇蹟。

Connie:瓜達盧佩聖母已顯現489年。聖經當中有沒有提及瓜達盧佩聖母呢?
呂:首先,我覺得瓜達盧佩聖母的顯現有助我們默想聖經,特別是對聖母的言述:
當瓜達盧佩聖母顯現給若望•迪達谷時,她用了最美的話語向他說:「請聽,我最幼小的兒子,把我的話語記在你心內;將不再有任何事情讓你恐懼和痛苦,不要心煩意亂。這一幕令我們記起若望福音十九章的記述:「耶穌看見母親和祂所愛的門徒站在那裡,就對母親說:「女人,看,你的兒子!」然後祂對那門徒說:「這是你的母親!」(若19:26-27)若望•迪達谷並不是小孩子或青年,可是在聖母眼中,不論我們年老或年幼,我們都是她的小兒子或小女兒。

  我們亦顯而易見,瓜達盧佩聖母便是默示錄(12 :1)中所指的救世主的母親:「有一個女人,身披太陽,腳踏月亮,頭戴十二顆星的榮冠;她胎中懷了孕……」

Connie:瓜達盧佩聖母,為何被尊稱為維護生命主保呢?

呂:瓜達盧佩聖母的顯現歷史深遠,具有相當影響力。當瓜達盧佩聖母於墨西哥顯現時,當地有活人祭獻的死亡習俗,當時的印第安人會宰殺活人,奉獻人的心臓給邪神做祭品,無辜的嬰孩是為數最多的受害者。所以當瓜達盧佩聖母以懷有聖子的模樣顯現給迪達谷時,她為我們奉上了聖子耶穌的聖體聖血來拯救人類的生命,為這些活在恐懼、絕望當中的人帶來了希望,亦遏止了當時獻人祭的「死亡文化」,挽救了無數的生命與靈魂。

  在這情況之下,天主藉著聖母的顯現,向我們展示了維護生命的重要性,我們也該多走到她前,偕同她一起,懷著信德,讓天主的旨意在我們身上成就。

Connie:多謝呂神父為我們講解瓜達盧佩聖母偉大的奇蹟,令更多人珍視生命,我們下一集再見。

3月4日 第三集:墮胎—從倫理角度分析天主教的生命觀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的嘉賓,我們亦很榮幸邀請到呂志文神父。今集,呂神父會為我們從倫理角度分析天主教的生命觀,怎樣去看墮胎。呂神父,你好。

呂:你好。

Connie:呂神父,香港每年有約1萬宗的合法墮胎,請您從倫理角度分析人應如何看墮胎?

呂: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提醒我們「人類繁殖的果實,從剛開始存在的那一刻起,就應該得到無條件的保障」,因此,故意地殺害初期生命是一個「滔天的罪行」:「直接墮胎,亦即以墮胎為目的或手段的行為,常常構成一種嚴重的倫理錯亂,因為那是故意地殺害一個無辜的人。」

  我們不否認婦女在懷孕期間會出現重大的困難。這可能是母親的健康出現問題,甚至生死尤關;或是父母懼怕不健康或殘疾的嬰兒日後所受到的煎熬;可是,我們說以上任何理由,都不能授人權力,去殺害另一個人的生命,雖然這生命剛開始,但我們要尊重他,對嬰兒將來的幸福,沒有人,連父母在内,亦不能代替他,雖然他尚在母胎中,但我們也不可以因著任何理由而殺害生命。

Connie:聖經當中有沒有提過不可以墮胎的呢?

呂:創世紀及智慧篇提醒我們:人生出世是寶貴的,我們是由造物主所賜,仍將歸於造物主(創2:7;智15:11);人與其他受造物不同,因為「人是照天主的肖像而造的」(創9:5—6);聖詠告訴我們子女全是上主的賜予,胎兒也全是他的報酬(詠127:3)。耶肋米亞先知讓我們知道母腹內的胎兒已經是人,記得天主曾藉他說過:我還沒有在母腹內形成你以前,我已認識了你;在你還沒有出離母胎以前,我已祝聖了你(耶1:5)。天主的命令是嚴格的:我們記得十誡中有「你不可殺人」(出20:13),特別是無辜者,聖詠就記載了天主的子民「同異民混雜來往,學會他們的不良習俗,崇拜了他們的偶像,……他們竟殺了自己的兒女,把他們奉獻給邪魔惡鬼,傾流了無罪者的血,就是自己兒女的血,……(詠106:35-38)這是一個人祭。所以,所有生命在上主保護之下,人的血會向天主呼求報復,(創4:10);生命是恩賜,同時也是一種責任;它是接受的「塔冷通」,應當善用(瑪25:14-30)。為使生命能結果子,人在世間有許多責任,不可迴避;其中最重要的,信友該知道,就是以天主的旨意為依歸。

  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文獻《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就有這個論述:由妊娠之初,生命即應受到極其謹慎的保護,墮胎和殺害嬰兒構成滔天的罪行。《羅馬教義部對墮胎的聲明》亦清楚指出受精的一刻,人的獨立個體已經被決定的,所以是生命的開始了。天主教教理2270-2273亦有相同的教導。

Connie:墮胎後的父母,内心總帶著一份悔疚,並不好受,人可以如何走出愧疚,得著心靈治癒呢?

呂:我相信只有天主才能治愈他們的傷痛,安慰他們,寬赦墮胎的罪過。他們只可以透過祈禱、修和聖事去獲得天主的撫慰和治癒。我相信婚委會的「失胎心靈醫治與康復靈修營」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主耶穌基督撫平他們的傷□並帶領他們走出傷痛的幽谷。

Connie:多謝呂神父為我們清楚地解釋。呂神父,我們下次再談。

呂:再見,下次再談。

3月5日 第四集:墮胎—醫學角度分析對婦女的影響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的嘉賓很榮幸邀請到黃祈恩醫生,他是婦產科專科顧問醫生。今集,黃醫生會為我們從醫學角度分析墮胎對婦女的影響。黃醫生,你好。

黃:大家好,很榮幸來這裡和大家分享。

Connie:黃醫生,香港每年有約1萬宗的合法墮胎,墮胎對婦女的身體有什麼影響呢?

黃:墮胎分為手術或藥物人工流產兩種。12週之前通常是用手術進行人工流產。雖然不是大手術,但任何手術也有風險;包括麻醉風險,放儀器進入子宮才能吸取或把胎兒刮出來,這樣細菌也有機會進入子宮,從而導致盆腔炎,儀器進入子宮時也有機會弄穿子宮及傷害到腹腔裡面的器官,例如膀胱或腸道。

  刮除胎兒的時候,有機會刮得太多或太少。太多則會連正常的子宮內膜肌肉也刮出來,從而導致子宮裡形成黏連,減少之後經期的月經份量,甚至導致不育。刮得太少會使殘留的胎物在子宮內留存,導致發炎及大量出血。

  藥物人工流產比起手術有更大的機會使胎物殘留在子宮內,導致發炎和大出血的風險更高。

Connie:婦女在墮胎後對她們的心靈上會帶來什麼影響嗎?

黃:墮胎不能以胎兒的胎齡大小來衡量對婦女心理影響的多少,因為始終是自己的骨肉,無論胎兒有多大,一定對媽媽真的會構成很大的心理影響。以藥物人工流產來說,要女士親自活生生把胎兒生出來,就算胎兒不足24週,難免聽到嬰兒的哭聲,會導致婦女有很大的心理影響,甚至乎對其父親也一樣,造成永不磨滅的心理陰影。已有有學術文獻證明墮胎會增加患上精神病的機會,短期的有「適應障礙症」和「創傷後遺症」(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長期的「抑鬱症」及「焦慮症」。

Connie:你對我們對到墮胎後對女性的身體及心靈上的影響,你也提到父親在墮胎後同樣有情緒影響,可以說多一點嗎?

黃:對呀!跟以上對女士心靈影響的一樣。不同之處在於有時男士的影響不會立即出現,反而可能隔了一些時候才顯示出來,這可能跟男性慣於收藏自己的情緒有關。有時,墮胎的決定未必是兩夫婦一致的決定,這樣會對夫婦的關係構成一根刺,影響日後長遠婚姻的健康。

Connie:黃醫生,對於一些正面對因懷孕帶來困局的父母,我相信你也面對不少,你有什麼建議給他們呢?

黃:無論面對什麼問題,可能是未婚懷孕、胎檢異常等等,我會建議他們停一停想一想,始終是人命,是最寶貴的生命,而且是一個不懂得Say No而好脆弱的小生命。其實未出生的一個小生命也擁有生存的權利,作為父母的我們真的很希望保護及照顧小朋友,特別是我們的孩子,我們並不是孩子生命的擁有人,我們是他的守護者,所以千萬要三思才做決定,每個生命只能活一次,無take two。

Connie:多謝你黃醫生,知道你在工作上拯救了不少的媽媽和胎兒。多謝你,我們稍後會再和你討論其他議題。

黃:不用客氣,再見。

3月6日 第五集:墮胎—產前胎檢的道德爭議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的嘉賓我們很榮幸邀請到呂志文神父,他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生命倫理資源中心的主任,亦是倫理神學教授。今集,呂神父會為我們分享因為產前胎檢引起的道德爭議。呂神父,請問一下,隨著產前胎檢的醫學越來越先進,父母在受孕早期經已可以知道胎兒是否有異樣,這亦往往成為父母決定墮胎的原因。請您從倫理角度分析人應如何理解產前胎檢呢?

呂:首先我們要分開「產前診斷」及「胚胎植入前診斷」。「產前診斷」在倫理上是許可的。如果產前診斷的過程並不會為胎兒帶來傷害,而運用這些技術的父母並沒有除去胎兒的打算,這種產前診斷是許可的,這只是給父母時間作好心理準備,接納他們可能會有醫療問題的孩子,這絕對沒有任何道德爭議。

  但「胚胎植入前診斷」則有所不同。這種植入母體前的診斷在發現胚胎出現基因或染色體異常,或性別篩選,或任何不被接受的素質後,會予以立即銷毀。所以這種與人工受精有關的「胚胎植入前診斷」在本質上總是違反道德的,因為它是直接地選擇品種,再摧毀不符合人期望的胚胎,這已經是墮胎的行為。因此,「胚胎植入前診斷」所傳達的是優生心態。

Connie:呂神父,那父母可否拒絕接受一些為胎兒帶來危險的產前胎檢?

呂:胚胎既然在成孕之始已被視為人,我們應該好好保護,胚胎也該受到照顧和治療,就如我們對待其他的人一樣。所以,父母絕對應該拒絕接受一些為胎兒帶來危險的胎檢。

  因此,父母及醫護人員必須仔細評估所有檢測技術可能帶來的負面後果,並且要避免採用一些高風險的診斷程序,必須有充份的理由,才應採用一些有風險的檢測,並在診斷諮詢期間不斷核實這些理由。因為所有產前診斷,都應以胎兒和母親的益處為目的。

Connie:當父母知道胎兒有問題時,其實是非常徬徨的,您對他們有什麼建議呢?

呂:生命是天主的恩賜,同時也是一種責任,當精卵結合一刻,小朋友的生命已展開。與此同時,父母亦誕生,夫婦頓時成為父母。我相信作為父母,面對子女在困境時,沒有徬徨的餘閒,只能在有限的條件中給予子女最好的一份,陪伴他/她,照顧他/她,而不是將他/她了結,親手扼殺了他/她們的生命,因為這決定不但傷害了一個無辜無助的生命,亦會影響父母,令他們悔疚一生。

  這不是容易的事,有時要求我們犧牲,約束,背起十字架;我們記得耶穌說:「你們竭力由窄門而入罷!因為將來有許多人,我告訴你們:要想進去,而不得入。」(路13:23-24)信友為堅守天主的誡命,該有英雄的勇氣,我們應強調,人類的真正進步,是良心常隨從真理。我們應向這些父母提供心靈上的肯定和平安,讓他們為迎接一個有缺陷嬰兒的生命作好準備。

Connie:多謝呂神父,為我們簡單扼要產前胎檢的道德爭議。如果父母遇到胎兒在產檢時發現有問題,需要幫助,請求你不要猶疑,致電給我們。多謝呂神父,我們稍後再談。

呂:好的,再見。

金錢以外《關顧生命系列一:生育》第二週 (9/3/2020-13/3/2020)

3月9日 第六集:墮胎—產前胎檢的醫學爭議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我們很榮幸邀請到一位嘉賓前來和我們分享,他就是黃祈恩醫生,他是婦產科專科顧問醫生。今集,黃醫生會為我們談論因為產前胎檢而帶來墮胎的醫學爭議。黃醫生,你好。

黃:大家好。

Connie:隨著產前胎檢的醫學日益先進,懷孕早期父母已經可以發現胎兒異常,當中胎兒異常的疾病,包括甚麼呢?

黃:我們大致上分開基因和結構異常兩種,至於智商或器官功能性的異常,在產前檢查仍然有很多地方偵察不到的。

  我們通常先談及基因病。基因病通常構成綜合症,即是會影響多個器官及組織,從而影響長遠發展,當然也會影響智商發展。唐氏綜合症是最常見的基因病,在身體裡多了第21條染色體,所以不論是智商抑或是身體功能也有一生的影響。基因病有很多種類,但也不是所有基因病都會構成嚴重影響。總括來說現今科技仍不能矯正基因的缺陷。

  至於在胎兒20週大時,通常會照結構超聲波,可以檢查胎兒心肝脾肺腎和四肢有沒有缺陷。一般身體的缺陷都可以在這個測試檢查到,準確度至90%。結構不正常也有分嚴重和輕微的。嚴重的有:先天性心臟病、兔唇、脊髓裂等等,出世之後要以手術來矯正。輕微的可能是多了一隻手指,對日後生活沒有太大影響。總括而言,現今科技發展迅速已經可以透過手術治療到大部份結構的問題。

Connie:黃醫生,當父母知道胎兒有先天性缺憾時,不少父母都會聽從醫生的建議進行墮胎手術,作為醫生,你會如何協助這些徬徨的父母呢?

黃:作為專業的婦產科醫生,我們是要幫助父母認識所有的可能性,然後協助他們作出合適的知情同意的決定。我一定會給予父母足夠時間去考慮和作決定。在遇到不如意事時,第一反應是立即想退出,但是很多人在事後也會後悔。我絕對不會側重於優生論的想法。現在,很多時發現胎兒有先天性缺陷,醫生便立刻建議父母進行墮胎手術。正如剛剛回答的第一條問題中所提及到的,產前檢查也有它的局限性,有些病在出生之後才偵測得到,難道BB出世之後才偵測到永久性缺陷或長期病,父母也會忍心丟下他/她不要嗎?要公平一些!我們都是他/她們的父母。

Connie:我也知道有些父母也有勇氣,決定把孩子生下來,你會如何支援他們呢?

黃:我們在這些時候不會挑戰他們的想法,反而幫助他們聯絡兒科醫生或相關病人組織認識更多有關這個病的治療或照顧方法。產前檢查的出現原初目的就是及早診斷嬰兒先天疾病,在他出生後提供更全面治療方法。

Connie:我相信你在工作中遇到不少不墮胎的例子,可以和我們分享嗎?

黃:記得多年前我曾經接生過一個嬰兒是患有玻璃骨的。玻璃骨是嬰兒有基因病所致。只要輕輕碰一碰,身體的骨骼很容易會折斷,是會影響一生的疾病。幸而父母是基督徒,一早便懷有堅決信念,認定小孩是天父給他們的禮物,一定要好好珍惜她。

Connie:稍後再見,黃醫生。晚安。

3月10日 第七集:墮胎—心理創傷後遺症

  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委會的牧民幹事Connie。

  我主要負責「關顧生命事工」(Pro-Life Ministry),我日常的工作其中一項是接聽關於失胎的求助電話,為失胎父母提供心靈上的支援;婚委會亦設立了一條熱線「小小天使生命支援熱線」由義工提供相關的服務。失胎是一個總稱,包括因自然流產(小產)及人工流產(墮胎)而失去了的胎兒。今集主要談談我們接觸過的父母在墮胎後的心理創傷。

  我們雖然是教會組織,但我們不會批評、也不會指責父母當初為何選擇墮胎,因為我們明白墮胎個案背後都通常經歷過痛苦掙扎和不同的原因,而墮胎後的父母,也一直承受著很大的自責、懊惱及內疚。我們會盡力協助求助者認識到愛及接受寬恕,以處理內心的愧疚及安撫他們受傷的心,我們的熱線開放予所有宗教及沒有信仰的人士。

  醫學文獻已多次提及墮胎帶來的後遺症,本港每年有接近1萬宗合法墮胎,全球每年墮胎的案例接近5,000 萬宗,因而死亡的婦女更超過 7 萬人。全世界當 7 個女性正生產,就有1個女人進行墮胎手術,而每10接受墮胎手術的女人中,就有1至5人患上併發症,如膿毒、大量出血、不育症、心理創傷等,需要長期接受治療。而心理創傷,有時是當事人不自覺的,或者因為自責而不敢求助,把情緒一直壓抑著。美國一項心理學研究指出,每年160萬名墮胎的婦女中,其中一成會出現嚴重的情緒創傷,而其他的九成婦女的悲傷可能是隱藏性的,所以一直為大眾所忽略,亞洲地區對此類女性的照顧更是缺乏。

  在墮胎後多年,一些女性仍然在一想起曾經墮胎這件事,會突然哭出來。醫學專家將墮胎後出現的心理現象叫做「墮胎後症候群」(Post-abortion syndrome)。這類症狀可以在墮胎後幾個月內出現,有的會在墮胎後5年甚至更長時間才出現。雖然墮胎已在法律上合法,但這種心理在許多墮胎婦女身上仍然較普遍存在。

  墮胎後的心理創傷,最嚴重的是抑鬱症。我印象比較深刻是一位女士,她講述自己在30年前的墮胎經歷,當時她與丈夫結婚不久,丈夫建議墮胎,而她本身因為原生家庭關係不好,不想生育下一代,在經歷了三次墮胎之後,便患上了抑鬱症,她最後與丈夫離婚。在交談的過程中,釋放了她部份的情緒,令她感覺到被接納及被愛。我很欣賞她主動致電求助,她知道需要參加「失胎心靈醫治康復靈修營」以獲得更佳的心靈治癒。

  我們明白父母有不同的原因考慮墮胎,無論什麼原因,他們往往認為墮胎是唯一的選擇。在這時候,我們會讓他們認識生命的意義,讓他們知道除墮胎外,尚有其他選擇。如果你們正在考慮是否保留你們腹中的胎兒,希望你們鼓起勇氣,打電話與我們傾談。

3月11日 第八集:墮胎—過來人分享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我們請來的嘉賓,就是一位過來人,他是一位曾經墮胎的爸爸,他願意和我們分享自己痛苦的經歷。Sam,多謝你接受我們的訪問。

Sam:你好,Connie。

Connie:Sam,你有多少次墮胎的經驗?

Sam:有一次墮胎的經歷,在2016年6月。

Connie:請講述當時決定墮胎的背景。

Sam:在太太懷孕至11周時,在政府醫院進行唐氏綜合篩查時,度頸皮發現胎兒的頸皮達到1cm厚,比正常的高出很多,另外也發現胎兒的腸部也有問題。之後經過計算,發現胎兒患有唐氏綜合症的機率較高,需要做抽絨毛測試及快速染色體檢查。結果證實胎兒少了一條女性染色體,即透納氏症。

Connie:當時你們聽到這消息,一定是不愉快,醫生有什麼建議呢?

Sam:當時我和太太真的晴天霹靂,一切也只能依照醫生的建議而作決定。當時,醫生也只是說胎兒的情況不好,很大機會自然流產,即使能夠出生亦會有很多問題,建議終止懷孕。因此,我們也沒有再找其他醫生查詢,又或者聯絡神長。我們滿以為只要把胎兒墮掉,便不用再面對這個困局,一切問題自會迎刃而解,所以便接受醫生的建議,盡快進行墮胎手術。

Connie:這個墮胎的經歷對你的生活帶來什麼影響嗎?

Sam:從沒想過墮胎手術的情況是如何的,醫生也沒有解釋太多,墮胎的經歷原來是十分難受的。當時太太需要獨自一個人到醫院吃藥,住院數天等待排出胎兒。過程令她十分難受,她感覺十分無助及孤獨。更不幸是她目睹了被排出來的死胎,心理承受非常大的陰影及痛楚,而我也因為要讓太太獨自承受這樣痛苦的經歷而十分內疚自責。

  墮胎手術後,在我們生活上好像並沒有太大的影響,或許是信仰的關係。夫妻間的關係,反而因為共同面對墮胎這事,而更進一步好了。而與家人關係表面上也沒有改變,因為大家都以為墮胎是唯一的選擇。整件事就像胎兒從沒存在過,大家都不敢提,或許大家,包括我們都不當胎兒是一個人,一切生活如常。可是內心深處的傷痛,不知不覺地越來越深。可以說,我們倆夫妻都對再懷孕有着恐懼,而內心深處埋著無盡的自責及懊悔。原本以為傷心會隨着墮胎而結束,生活上沒有太大的影響,和太太的關係更勝從前;可是墮胎的陰影慢慢成長,以至影響日後懷孕的情緒。

Connie:我知道你們為掛念胎兒,你們為她起了名字,她叫甚麼名字?

Sam:她叫Catherine。

Connie:當每次想起被墮掉的女兒Catherine時,你會怎樣?

Sam:因為不想令太太傷心,雖然自己也十分難過,卻要故作堅強,想辦法令太太忘記墮胎的陰影,不敢多提胎兒的事。所以只能在上下班時,在巴士上苦苦思念Catherine,每次都淚流不止。而我亦只能夠以孤獨的傷痛去紓解內心的痛苦。

Connie:若同樣的情況再發生在你們身上,你會如何選擇呢?

Sam:如果我們知道墮胎不是問題的終結,而是問題的開始,一定不會選擇墮胎,並尋求協助。

Connie:今晚很多謝Sam坦誠分享他傷痛的經歷,Sam也是說得出,做得到,因為明晚他會和我們分享再次懷孕之後拒絕墮胎的活見證。多謝Sam,我們明晚再見。

Sam:多謝大家。

3月12日 第九集:墮胎—拒絕墮胎活見證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我依然邀請了一位過來人,一位爸爸,和我們分享另一個親身經歷,拒絕墮胎。Sam,你好。

Sam:Connie,你好。

Connie:上一集你講述了把愛女Catherine墮胎後的經歷,今集你會為我們講述Catherine的妹妹Dorothea的故事,Dorothea也是不幸地在產前胎檢發現了異常,對嗎?

Sam:對,沒想過當我們夫婦克服再懷孕的恐懼後,很不容易再懷上第三胎時,卻在產檢出現問題。這次我們不但在政府檢查,也在私家診所驗T22,私家診所確認胎兒第13對染色體有問題,即巴陶氏症,俗稱T13,而政府檢查結果也一樣。

Connie:再次鼓起勇氣懷孕,又聽到產前胎檢的結果,你們的反應一定是很大的打擊。當時的醫生有什麼建議?

Sam:上次墮胎的經歷,令我們更加親近天主。當得知胎兒有T13,我們仍然懷着希望,希望只是檢查出錯。我們詢問多位醫生,他們十分詳細解釋巴陶氏症,並一致認為這是一個十分嚴重的病,無法醫治,繼續懷孕對胎兒只有痛苦,因為即使胎兒能夠出生,也只能擁有一個短暫而低質素的生命,又說如果是上一胎,反而可以保留,這次又再建議墮胎。

Connie:聽到醫生的建議,你們最後決定如何?

Sam:幸好,得知檢驗結果那天,我們找了堂區胡允信神父,望他指引迷津。教會教導當然不支持墮胎,而要求我們按天主旨意而行。神父除了不斷鼓勵、支持、教導,他亦建議我們聯絡婚委會,尋找更加全面的教區支援服務,之後我們亦得婚委會幫忙,才能夠找到願意與我們同行的醫生。最終我們沒有選擇墮胎,而堅持生產Dorothea。當然,我們要面對家人的壓力,因他們不太理解我們的決定。

Connie:可否簡單講述Dorothea出生後的情況?

Sam:Dorothea 能夠順利出生,實在感謝天主。要分享她出生後的事,我想再多時間也不夠。還記得當時我正在上班,太太作動,自己一個坐救護車到醫院,正好胡神父也在醫院,馬上給予太太靈性上的支持,也即日為Dorothea 領洗。第二天,Dorothea 也領了堅振。之後,我們天天到醫院陪伴Dorothea,所有家人也到過醫院,見一見她。那時根本不知道她的生命有多長,醫生估計最長也只不過是幾天。我們盡了父母能做的本份,將所有愛都給了她,每天去餵奶換片,清潔口腔,抱她入睡,有時幫她洗澡,與她談天唱歌及祈禱,我們很珍惜及享受與Dorothea一起的時間。

Connie:Dorothea最後活了多少日子?

Sam:Dorothea 很堅強,頭尾計共存活了86天。

Connie:你們為Dorothea安排葬禮後,葬禮後心情得到紓解嗎?

Sam:Dorothea 的離去,我們十分傷心,直至現在我們仍然十分掛念她,懷念那時候在醫院與她共渡的每一天。但我們已盡了天主交給我們作為父母的責任,由她出生至離去,我們沒有忘記天主,葬禮後正式與Dorothea告別,現期盼將來在天家再聚。

  雖然Dorothea 的一生比別人短暫,但是我們比其他父母更幸運,因為我們可以照顧到Dorothea 的一生,感謝天主賜我們機會盡好了父母的本份。她和姊姊Catherine 一樣,永遠是我們的好女兒。

Connie:多謝Sam你們的勇氣,將Dorothea誕下,遲些再見,Sam。

3月13日 第十集:對小產婦女不能說的話

  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主要負責「關顧生命事工」(Pro-Life Ministry),我日常的工作其中一項是父母在小產後的心靈關顧。

  在我接觸的個案入面,小產後的婦女在心靈上是很脆弱的,但往往因為丈夫、長輩、親戚朋友或上司同事等未能了解她們的心情,說了不應該說的話,使她們更加傷痛,甚至損害了關係,是不值的。我綜合了一些對小產婦女不能說的話,以供大家參考:

  第一句是叫她們「生過另一個」。

  很多人覺得這是一個善意的忠告,認為只要小產後的婦女盡快生育下一胎,便可以彌補她們今次失去的胎兒。但卻不知道,這句說話為小產婦女帶來兩個很大的壓力。首先是她們根本不知道為何會發生小產,大部份的婦女會責備自己。當聽到一句:「趁年輕,生過另一個啦!」只會令她們感到很大的壓力。

  其次是,她們會認為無人關心她們的感受,沒人關心她們的身體需要復原,也對再次懷孕充滿恐懼,因不知道會否再次失去胎兒。

  她們普遍會為了不明的小產原因鑽了牛角尖,家人可以建議她們接觸自然家庭計劃中的「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超過9成的個案都可以找到小產的原因,在第12集,呂煥玲醫生會為大家作較詳細的介紹。

  第二句話就是「唔好諗咁多」。

  小產後的婦女會經常在思考孩子現在的情況如何?孩子會責怪媽媽未能把他/她帶到世上嗎?如此多的複雜思想,豈是一句「唔好諗」便可以解決呢?因此,建議親朋可以鼓勵媽媽說出她們的感受,如果不懂得回應,可以細心聆聽,輕拍肩膀以示理解,給媽媽一個機會去流出傷心的眼淚,讓媽媽感受你的關懷。

  第三句就是很多人會說,但不能接受的,就是「忘記佢啦」。

  請明白她們因小產失去的是她們的孩子,是她們的至親,無論懷孕多少周,母親透過臍帶不斷為胎兒提供氧氣及營養,胎盤亦為母胎之間血液循環的橋樑,這份聯繫經已使母嬰兩個生命互相緊扣著,因此若母親突然失去孩子,對媽媽的打擊構成了巨大的衝擊。與失去祖父母或其他摯親是沒有分別的,又怎可以叫他們忘記一位剛離世的親人呢?

  可以考慮說:「知道你很掛念BB。」這句話很重要,是表示你確認BB是曾經活過的,因小產後的婦女大都希望別人認同她的BB是一個真實的小生命,因為小產而未能成功出生,她會感到其他人都不認定好的BB是一個小生命。這句說話能令她感受到你們認同她是BB的媽媽。如對方是基督徒,可以告知她:「我們的宗教信仰懷著盼望相信bb的靈魂已在天家。」

  如果你們都很擔心,不知會否說錯話。不要緊,鼓勵小產後的婦女致電我們的「小小天使生命支援熱線」,由我們受過訓練的義工,或我自己親自去協助她們,幫助她們走出傷痛,最好她們能參加我們的「失胎心靈醫治康復退省」,會為她們帶來更佳的治癒。

金錢以外《關顧生命系列一:生育》第三週 (16/3/2020-20/3/2020)

3月16日 第十一集:小產—心靈治癒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的嘉賓我請來一位很有勇氣的過來人,她就是Ruth,她會和我們分享小產的經歷。Ruth,多謝你來接受訪問。

Ruth:不用客氣。

Connie:請問你有多少次失去胎兒的經驗?

Ruth:我試過兩次失胎經驗,一次在2014年;一次在2016年。

Connie:請為我們簡單講述兩次失去胎兒的原因。

Ruth:兩次失胎都是宮外孕,我會自責是否自己做錯了甚麼,傷害了孩子,如吃錯食物、捱間抵夜等,但原來在醫學上,是沒有解釋甚麼導致宮外孕,所以更加體會到能夠懷孕生孩子並非必然,都是上主的恩寵和禮物 。

Connie:經歷了這兩次的失胎傷痛,你現在的內心仍很痛嗎?

Ruth:我覺得,這傷痛像一個烙印,傷口癒合了,不會再痛,但當碰到它時仍會有感覺,你不會忘記這經歷。尤其見到跟我兩位未能出世的子孩差不多年紀的小朋友時,會特別記掛他們,不過我不會羨慕或嫉妒他們有小朋友而我沒有,反而我更欣賞每個小朋友都是獨一無二。他們就是去世的親人,永遠都會懷念,不能取代和忘記。現在的感覺會是思念和盼望,因為我和我先生都相信他們在天國,我們日後返回天家時,一定會能夠重聚。

Connie:你是如何走出傷痛呢?

Ruth:我很感恩,信仰能夠讓我好快走出傷痛,其次是我先生的陪伴與支持。我記得第一次失胎後,先生鼓勵我把我們的傷痛交托給天主,之後,我去了以色列朝聖,有一天我往拜苦路,到第十三處的聖母瑪利亞懷抱死去的耶穌時,我負責舉十字架,這一幕很觸動我,好像天主藉聖母告訴我聖母都經歷過失去心愛的兒子,她正安慰我,她明白我失胎的悲痛,她俯允我的祈禱,在天國會照顧我兩位孩子,更會照顧其他未能出世的嬰孩;而第二次的失胎,經驗過上一次的傷痛,自己會學習到堅忍和對上主信賴的重要,於是,我經我代母的介紹和先生的支持,參加了由婚委會舉辦的失胎靈修營,找到一班有相同經歷的同行者,我們彼此分擔、支持和鼓勵,我覺得這個畫面很美麗,天主把我們失胎的傷痛經歷,化作了給彼此的祝福和勉勵,受的傷痛越多,受到天主的安慰也會越多。

Connie:談到宮外孕,曾有一位婦女向我提及她多年前因為宮外孕而痛失胎兒,但一直被親朋責怪她進行墮胎手術,這個心結藏在她的心中很久,我和她解釋宮外孕是因為胎兒生長在子宮之外,媽媽會經常肚痛及不正常流血,大多數發生在輸卵管,這類胚胎除了因為發育位置不正確,沒法健康成長之外,隨著懷孕週數越大,越容易出現破裂及出血,對母體的生命構成威脅。如果以手術取出胎兒,仍然是活生生的話,即是說沒有用藥物或其他方式直接殺死胎兒,其實並不算是墮胎,縱使因為預見胎兒在母體被移除而死亡,這亦是有別於事先將胎兒殺死才將胎兒取出。

  我們明晚邀請到一位專家,和我們談及一套醫學方法,如何治癒因小產而受傷的婦女的健康,讓她們再次懷孕。多謝Ruth前來接受我們的訪問。多謝,Ruth。

Ruth:不用客氣。多謝你。

3月17日 第十二集:小產—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的嘉賓,我們很榮幸邀請到呂煥玲醫生,她是自然家庭計劃的醫學顧問。今集,呂醫生會為我們分享一套幫助小產後父母的方法。多謝你,呂醫生。

呂: 你好,Connie。

Connie:呂醫生,小產後的父母往往十分傷痛,總希望知道原因,是否每一宗小產的個案都可以找到原因呢?

呂:我不敢說百份之一百,但是超過90% 的個案都可以找到原因。當中四份三的小產原因是同卵泡生長和黃體期荷爾蒙不足有關。其他少有的原因可以是子宮內膜移位、染色體、免疫系統、甲狀腺、男士精子問題等等。

Connie:這套可以找到原因的系統叫甚麼名字?

呂: 這系統稱為「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

Connie:為何它可以找出小產的原因呢?

呂:由於大部份小產原因同卵泡生長和黃體期荷爾蒙不足有關,所以婦女可以透過「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去觀察和記錄自己的生理週期,可能會發現子宮頸黏液的質量不理想、黃體期比較短、有經前出血、或經期後期有啡色出血,這些情况都是指出卵泡生長和黃體期荷爾蒙不足的問題。當發現這些情况,就可以配合「自然生育科技」,作出適時照超聲波和抽血檢查,可以確診和對症下藥。

Connie:在小產後大約何時可以再次嘗試懷孕呢?

呂:通常我們建議小產後來三次經期後就可以嘗試懷孕。這段期間是最適合學習「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去觀察自己的生理週期。一般情况婦女需要觀察兩個週期就可掌握到自己的可孕期和生育情况,第三個週期會做抽血檢查,最快第四個週期開始療程用藥,如果用藥反應好,第五個週期就可以開始嘗試懷孕。用藥後希望在12至18個週期內能成功及安全懷孕。

Connie:如果需要治療的話,治療所需的時間比較長,對嗎?

呂:其實這視乎問題所在。我曾經見過一位太太兩年內經歷了三次小產,夫婦見了私家婦科醫生,檢查了基因沒有問題,而當時太太已經四十歲,所以醫生建議他們做人工受孕。這對夫婦都是天主教徒,他們與代母分享這情况,代母知道有一種自然的方法可以幫助夫婦懷孕,建議他們聯絡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於是轉介了給我。太太在第三次小產後來第一次經期開始學習「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發現她的黏液質量很好,不難受孕,只是黃體期比較短和荷爾蒙不足,療程主要改善荷爾蒙的不足。她小產後第五個週期,即第二個週期用藥,就成功懷孕。整個懷孕期都會定期檢查跟進黃體素的指數,進行抽血檢查,和有需要補充黃體素。BB女平安順利誕生。

Connie:「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費用大概多少呢?

呂:要視乎每個人的身體情況,費用包括學習「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照超聲波及抽血檢查、醫生診金及藥費,大約二萬至六萬元。

Connie:多謝呂醫生,我們稍後會再邀請你再談自然家庭計劃法的事情。多謝你。

呂:好。

3月18日 第十三集:自然家庭計劃法的概念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的嘉賓,我們很榮幸邀請到呂煥玲醫生,她是自然家庭計劃的醫學顧問。今集,她會和我們分享「自然家庭計劃」的概念。呂醫生,你好。

呂:你好,Connie。

Connie:呂醫生,「自然家庭計劃」與市面一般的家庭計劃生育方法有什麼不同呢?

呂:現在市面流行一些自然方法的電話應用程式幫助婦女記錄她的生育週期和徵狀,例如經期日子、陰道分泌、基礎體溫、肚痛等等,這方程式會根據婦女以往輸入的記錄去計算幾時是可孕期、不孕期和排卵的日子,但這不是最準確的方法。因為婦女每一個週期不會完全一樣,會有少許分別,有時生活壓力有機會推遲可孕期和排卵日,又或者有時可孕期與排卵日子比平時預計提早了。當使用「自然家庭計劃」,婦女根據每一天的觀察,可以判斷今天是可孕期還是不孕期,不用根據過往的記錄去判斷,更加準確和了解自己今天的週期狀態。

Connie:現在都有很多婦女用排卵試紙去增加受孕的機會,可行嗎?

呂:如果夫婦的生育能力正常,採用排卵試紙都是一個可行的方法。但是如果用了六個週期還未成功的話,可能有難孕的問題。自然受孕不單要有卵子和精子,還要有好的子宮頸黏液,因為好的子宮頸黏液可以在夫婦行房後,將先生的精子存活三至五天不等。當使用正確,「自然家庭計劃」法,可以協助夫婦把握好黏液的日子行房,增加受孕的機會。所以,不只是把握排卵當天夫婦行房。

Connie:採用「自然家庭計劃」達致懷孕的成功率是多少?

呂:如果夫婦生育能力正常,認識婦女的生理週期,把握可孕期和最接近排卵的日子夫婦行房,76%在第一個週期可以成功懷孕,98%在第六個週期可以成功懷孕。所以,如果用這方法嘗試了六個週期還未成功懷孕,可能有難孕的機會,建議考慮求醫。

Connie:夫婦有著某些原因需要暫時避孕,例如:健康不佳,採用「自然家庭計劃法」暫時避孕的準確程度與其他人工控制生育的方法比較如何?

呂:採用「自然家庭計劃法」暫時避免懷孕的方法有效率有99%,與採用避孕藥的有效率差不多;使用有效率有96%,這與導師的質素和夫婦的理解判斷有關。而採用避孕套的有效率最高只得90%。

Connie:何時開始學習「自然家庭計劃」最適合呢?

呂:如果準備結婚的夫婦,我建議至少結婚前六個月開始學習「自然家庭計劃」,六個週期的學習、觀察和記錄,令太太更加認識和了解自己的生理週期,結婚後夫婦更加有信心去使用。「自然家庭計劃」不單止幫助夫婦去調節生育,也可以幫助婦女去觀察和評估自己的婦科健康和生育能力,尤其是婦女有不規則週期或經期紊亂的情况,都適合未婚年輕的女士學習。

Connie:「自然家庭計劃法」是天主教會認可,是否只供天主教徒採用?

呂:不是。歡迎任何婦女和夫婦去採用。

Connie:多謝呂醫生。

呂:多謝Connie。

3月19日 第十四集:自然生育科技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的嘉賓,我們很榮幸邀請到呂煥玲醫生,和我們分享自然生育科技。呂醫生,請你為大家介紹三種「自然家庭計劃」方法。

呂:現時香港有三種「自然家庭計劃」方法:第一種是「黏液體溫法」,主要觀察子宮頸黏液和量度基礎體溫;第二種是「比林斯排卵法」,主要是觀察子宮頸黏液;第三種是「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主要都是觀察子宮頸黏液,它有一套特別和仔細的系統去觀察和記錄子宮頸黏液。三種方法都可以幫助婦女去觀察婦科健康、生育力、和調節生育。但是,如果婦女有難孕或經期問題,「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可以配合使用「自然生育科技」去幫助婦女醫治婦科問題和難孕的問題。

Connie:呂醫生,「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和「自然生育科技」有什麼關係?

呂:「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和「自然生育科技」都是由美國一位天主教婦產科醫生Dr. Thomas Hilgers研究而來。在1976年Dr. Hilgers和他的團隊以「比林斯排卵法」為根基,開始發展另一種自然家庭計劃方法,即「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在過程中他發現婦女有婦科或難孕問題,她們的記錄會出現一些生理指標,例如子宮頸黏液不足夠、經前出血、經期持續啡色出血等等,這些都是顯示婦女婦科健康和生育能力出現問題。在1990年Dr. Hilgers推出「自然生育科技」,這套科技與主流婦科醫學截然不同,都是用西方醫學去治療婦科問題,它的特別之處是不需要用避孕藥去醫治經期紊亂和其他婦科問題,和不需要用人工受孕育方法去幫助夫婦懷孕。當使用「自然生育科技」的檢查和藥用時,需要與「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的記錄配合。

Connie:呂醫生,我都認識一些女性朋友有經期紊亂的情况,很多時醫生會處方避孕藥給她們調經,其實食避孕藥有什麼問題?

呂:大部份經期紊亂的情况和荷爾蒙分泌失調有關。避孕藥是混合荷爾蒙,含有雌激素和黃體素,避孕藥本身操控自己身體荷爾蒙的運作,阻止排卵,經期的出現受這些荷爾蒙影響所以好像很準時和穩定,但其實沒有改善婦科的根本問題,亦不能改善生育能力。長期服用避孕藥更加影響將來的生育,會影響子宮頸黏液的質量,增加難孕的機會。預防勝於治療,如果年輕的婦女有經期紊亂或週期過長的問題,即使未到結婚生育年齡,都可以選擇更好的方法去醫治婦科問題,不需要食避孕藥。「避孕藥」正確地說是抗孕藥,因它是直接採用藥物蓄意阻礙成孕的可能。某些抗孕藥更有墮胎性,毀滅已受精的卵子。服用避孕藥始終有很多副作用,例如增加機會有血管閉塞、血壓高、乳癌、抑鬱症等等,不適合長期服用。

Connie:呂醫生,很多謝你的分享。下一集,你會和我們分享自然生育科技如何幫助難孕的婦女。明日再見。

呂:好,多謝你。

3月20日 第十五集:自然生育科技如何協助難孕婦女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的嘉賓,我們很榮幸邀請到呂煥玲醫生,她是自然家庭計劃醫學顧問。她會為我們分享「自然生育科技」如何協助難孕的婦好。呂醫生,你好。

呂:你好,Connie。

Connie:請問「自然生育科技」”NaproTechnology”,如何協助難孕的夫婦呢?

呂:用「自然生育科技」之前,一定需要學習「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Creighton Model)去觀察婦女的週期,大概知道她的婦科健康和生育能力。利用「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的記錄,可以在適當的時間作出合適的檢查,例如照X光造影看看輸卵管有沒有閉塞、照超聲波看看卵泡生長的情况、排卵後隔天抽血看看黃體期的荷爾蒙升跌,都有幫助找到難孕的原因,然後對症下藥。

Connie:「自然生育科技」是否需要用藥去治療難孕?

呂:是的,有些夫婦以為「自然生育科技」不需要用西藥,只是補充維他命,或好似食療方法。「自然生育科技」是西方醫學,所以都會用西藥去改善卵泡生長、荷爾蒙不足和黏液不足的情况。用藥的目的是改善婦女的生育能力和健康,夫婦把握好黏液的日子去行房,增加懷孕的機會。「自然生育」是指夫婦以最與生俱來、最自然的夫婦行房去期待生命的來臨。我覺得「自然生育科技」最美麗的地方是夫婦的愛去孕育生命,生命是一份天賜的禮物。

Connie:我想大家最關心的是這套方法是否絕對安全,對母嬰均沒有副作用呢?

呂:「自然生育科技」常用的藥有排卵藥、荷爾蒙藥和維他命。所有藥都有副作用,但不常見,而且一定不會影響胎兒的發展和生長。

Connie:呂醫生,若果發現問題是在丈夫身上,「自然生育科技」可以協助男性嗎?

呂:可以,男士的精液問題主要是精子數量不夠、活躍度不足、或精子型態有問題。「自然生育科技」有一個療程男士服用低量的排卵藥或維他命,可以改善精子的質量。其實男士一次射精有幾百萬條精子,受孕只需要一條精子。夫婦把握好黏液的日子行房,已可大大增加受孕的機會。

Connie:有沒有成功的個案分享?

呂:有一對非教友夫婦,年齡大約三十歲,太太有卵巢多囊症,先生的精液有問題,精子型態只得1%。他們詢問婦產科醫生,指出他們自然懷孕的機會十分微,建議他們人工受孕。他們在政府醫院排期輔助生育科,同一時間太太的教友同事介紹他們來認識我,於是他們一起學習「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和接受「自然生育科技」治療,在用藥的第四個週期,他們成功懷孕。先生分享他之前的心情十分沮喪,以為只有人工受孕才可懷孕,估不到他們夫婦可以成功自然懷孕,心情十分開心和興奮。他們第一個兒子現在15個月大,太太現在用「自然生育科技」的幫助成功懷孕第二胎。

Connie:確是一個大喜訊,其實這套「自然生育科技」真的可以以一個最安全、最自然的方法幫助難孕的夫婦,對他們來說是一份很大的恩寵。很多謝你用多集的時間為我們介紹「自然生育科技」及「自然家庭計劃」,希望我們將來有機會再見。多謝。

呂:多謝,Connie。

金錢以外《關顧生命系列一:生育》第四週 (23/3/2020-27/3/2020)

3月23日 第十六集:試管嬰兒:從倫理角度分析

Connie: 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我們很榮幸邀請到呂志文神父,他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生命倫理資源中心的主任,亦是倫理神學教授。今集,呂神父會為我們從倫理的角度分析「試管嬰兒」科技。呂神父,你好。輔助生殖技術可以幫助不孕的夫婦,教會對這些醫療科技有什麼看法?

呂: 首先,我們要知道輔助生殖的醫療科技必須遵守三個基本「善」的原則:
  1. 每一個人自受孕到自然死亡的生存權;
  2. 婚姻的單一性,即尊重夫妻倆只與配偶在婚姻內,成為父親和母親的權利;
  3. 人類「性愛」的獨特價值要求「人類生殖為夫妻結合行為後所結的果實,且此性愛只能在夫婦之愛中發生。」

  醫學發展必須以人性尊嚴做為道德評估的參考,所以倘若某些技術破壞了上述的善,人就不應運用這些科技。因為人蒙受召是去實現自天主來的使命──回應天主所贈送的愛和生命的禮物。

Connie: 在香港,每年平均有數千對夫婦進行人工受精,請您從倫理角度分析人應如何理解以試管嬰兒方式孕育下一代呢?

呂: 試管嬰兒或人工受精的生育科技是將取得的和卵子在實驗室中受精和培育,然後將胚胎放回母體或代孕母的體內著床成長。

  就算我們採用丈夫精子及妻子卵子、取得精子的方法在夫婦結合之內,也無法令體外受精或試管嬰兒成為合乎倫理道德的人工受孕方法。因為在此種情况下,受孕與夫婦結合完全分割,受精的過程是在冷冰冰的實驗室內被製造,此舉不但破壞了天主籍夫婦性愛行動共創生命,讓生命在温暖及有愛的母體內完成受精、著床、被孕育的過程,亦破壞了嬰兒在愛內被孕育的尊嚴及權利,所以道德上不能被接受,因為嚴重破壞了剛才講到的第三個基本善。

  此外,體外受精通常會製造多個受精卵,以便醫護人員作檢測及增加母親懷孕的機會。被篩選而沒有被孕育的受精卵會被冷凍、遺棄,進入等候死亡的悲慘命運。更甚者,淪為醫療材料,作為被研究的對象,貶低了生命的尊嚴。這種做法違反了第一個基本善。

  若果夫婦使用第三者的精子或卵子,甚至胚胎,達到懷孕目的。這等同第三者的介入,違背了夫婦的互相承諾,嚴重破壞婚姻的共融精神;更侵犯孩子的權利,剝奪其與原來至親的親情關係,甚至妨礙其個人人格的發展,是嚴重的不道德。這種做法違反了剛才提到的第二個基本善。

  綜合來說,所有「同體人工受精」技術,理應被禁止。另一方面,有助於夫妻結合關係及生育的科技則是被允許的。

Connie: 若果經已進行了這種手術且在懷孕中,他們是否應該篩選胚胎,並進行減胎呢?

呂: 當然不應該。就倫理的觀點而言,減胎是刻意選擇性墮胎。事實上,這是蓄意走除掉一個或多個無辜的人類生命,違反道德的秩序。

Connie: 多謝呂神父簡單及精要地為我們解釋試管嬰兒帶來的道德爭議。其實難孕夫婦可以考慮使用自然家庭計劃法。我們稍後時間便會談及。多謝呂神父。

呂: 再見。

3月24日 第十七集:試管嬰兒——從醫學角度分析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我們邀請到一位嘉賓來為我們分享,他是黃祈恩醫生,他是婦產科專科顧問醫生。黃醫生,你好。

黃: 大家好。

Connie:黃醫生今集會為我們分享試管嬰兒技術。黃醫生,香港的不孕率一直都在上升,從醫學角度有什麼分析嗎?

黃:從醫學角度來看的原因是普遍香港人遲婚及遲生育,導致不孕率一直都在上升。如果女士到了40歲才計劃生育,她的卵子數目和質量已下降了很多,能成功懷孕的機會自然也下降了很多。

  當然香港人壓力大、食無定時、缺少運動和側重西方的飲食文化,也是間接導致不育的原因。當男士缺少運動會容易患上高血壓、心臟病、中央肥胖等,自然導致精子不正常。當然女士肥胖也容易引致排卵不正常。

Connie:黃醫生,在香港平均每年有數千對夫婦選擇以試管嬰兒的方法受孕,此手術會為夫婦帶來身體上的影響嗎?

呂:製造試管嬰兒是要用男士的精子和以藥物刺激女士的卵子生長,然後用手術的方法抽取卵子,把精子和卵子放在實驗室內培育以形成胚胎。最後,把胚胎放入母體的子宮內。

  併發症通常由藥物刺激卵巢造成開始,當卵巢在過分刺激下,就會引發到多個身體器官受影響。例如過分將蛋白質排出身體引致身體嚴重水腫,身體嚴重水腫可以影響呼吸,如果不能得到適當治療可以引致生命危險。所以這些婦女有時需要抽腹水、打蛋白針、甚至要進入深切治療部觀察。此外,當卵巢刺激過度的話,也會增加日後提早收經(卵巢早衰)的機會,成功懷孕的機會便更加渺茫了。

  抽卵子雖然是小手術,但是所有手術都有它的風險。例如發炎,大出血以及痛楚等等。

  男士精子一般都是透過自慰取去化驗,但有部份男士精子實在太少,要透過手術來抽取。同樣地這樣的手術雖然不是大手術,但也有手術的風險如發炎,大出血或男士不舉。

  最後把胚胎放回母體內也可以造成併發症,例如:多胞胎和宮外孕等。

Connie:作為醫生,你會給難孕夫婦什麼建議?

黃:我認為香港人著重即食文化,一想有小朋友便立即要有。還沒弄清楚他們難孕的成因,便決定進行試管嬰兒醫療介入。其實,會衍生很多問題,第一,他們都付出了很多金錢(每次約十多萬費用),也得到不必要的併發症,但又不一定能夠成功懷孕。其實,我們相信懷孕都需要有耐性,只是時機未到。夫婦如果不想承受試管嬰兒醫療介入帶來的不良後果,其實可以選擇一些比較自然安全的方法來增加懷孕的機會,其實可以考慮天主教一直認同的「自然家庭計劃生育法」,它是一個科學性和國際性的方法,能幫助夫婦更加認識自己身體,一方面能洞察到女士排卵的時間,另一方面也能增進夫婦之間的關係。不過到最後,我依然相信能夠懷孕其實是天主給予夫婦愛情的結晶品,是一份禮物,是不能強求的。

Connie:黃醫生,我們稍後會再和你談另一個議題,多謝你。

黃:不用客氣,多謝。

3月25日 第十八集:凍卵——從倫理角度分析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的嘉賓,很榮幸邀請到呂志文神父,他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生命倫理資源中心的主任,亦是倫理神學教授。今集呂神父會為我們從倫理角度分析凍卵的趨勢。 凍卵漸漸被女士接受,可能她們暫時未找到合適的結婚對象,當中亦有已婚婦女選擇凍卵,可能是想先發展事業或其他原因,我們該如何看凍卵手術呢?

呂:如果為了日後能使用人工生殖技術懷孕而冷凍保存卵子,這是有違道德的;即使冷藏背後的原因是為了保護卵子細胞,使它們不受到抗癌治療的傷害,這亦不合乎倫理道德。

  與上述的情況不同,如保存卵巢組織是為了在後來用於「原位自體移植(orthotopic autograft transplant)」,以便在某些可能損害卵子的治療後恢復病人的生育能力。這類做法,原則上沒有引起道德爭議。

Connie:若果教友經已進行人工受精,尚有受精卵被雪藏著,應如何處理呢?

呂:最好不要將受精卵雪藏,而是讓他們都有機會被母親接納並在母體內著床,健康成長。因為這些為數龐大的冷凍胚胎,實質是在冷藏庫內的「孤兒」。

  有人建議使用這些胚胎治療疾病,明顯地這不能被人接受,因為這是把胚胎當作「生物材料」,並進而導致他們被銷毀。另有人提議解凍這些胚胎,不必重新活化,將之視為屍體作為研究之用,這也是不被接受的。

  從各方面考量,數以千計的廢棄胚胎呈現的是一種無法解決的不正義情況。為此,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曾「呼籲全球科學界,尤其是醫生,拿出良心,停止製造人類胚胎,因為似乎沒有符合倫理道德的方法,可以解決成千上萬人類『冷凍』胚胎的命運。這些胚胎擁有最基本的權利,應該被視為人類,受法律保護。」

Connie:既然凍卵手術與人工受孕息息相關,在倫理上都是存著問題的,呂神父,您對希望延遲生育的女性有什麼建議嗎?

呂:《訓道篇》第三章提醒我們事事有定時(訓3:1-2)。我相信生育亦有時。女性隨着年齡的增長,受孕率會降低,一般來說,25歲至35歲的女性成功率最高。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提摩西(Timothy Bracewell-Milnes)博士和同伴在醫科雜誌上發文稱,年輕人並未意識到女性生育的一些天然的限制,這使得她們高估了凍卵受孕的成功率。「凍卵間接地鼓動了女性在高齡產婦的年紀生孩子,而這個做法會造成妊娠合併症風險的顯著提高。」卵子有限的保質期也讓女性陷入了選擇困境。二十歲出頭時凍卵,可保存更高質量的卵子,可是會出現直到卵子過期,約是十年左右,若是她們還沒決定,會使她們陷入窘境之中,也會浪費了凍卵所花費的金錢。此舉亦釋放了一個「女性應當為了工作推遲建立家庭」的不健康信息。

  所以,生命不可能純粹是兩個生殖細胞的結合,而是天主的恩賜。

Connie:呂神父,你說得很好,女性希望生育最重要是了解自己的生理週期。多謝呂神父為我們分享很多有用的訊息。多謝。

呂:再見。

3月26日 第十九集:凍卵——從醫學角度分析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我們很榮幸邀請到黃祈恩醫生,他是婦產科專科顧問醫生。今集,他會為我們從醫學的角度分析凍卵的趨勢。黃醫生,你好。

黃:大家好。

Connie:黃醫生,女性在什麼年齡的生育能力最佳?

黃:18至35歲應該是最好。因35歲後我們稱為高齡產婦,卵巢功能及卵子數量開始衰退。

Connie:越來越多女性在年輕時進行凍卵手術,是否良策呢?

黃:這是一條很難答的問題。如果在身體完全沒有疾病的情況下,我不認為這是一個良策。因為凍卵手術是有一定的風險的。而且雪卵和解凍卵子的技術也是近年才開始控制得比較好,還沒有長時間追蹤性研究的文獻來支持。而且很多相關的併發症還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總結出來。所以,有些女士很年輕的時候就患有癌症,在接受化療之前希望進行凍卵手術作日後用途,這些例子比較複雜也涉及倫理爭議,我不便在這裡評論了。

Connie:黃醫生,凍卵手術會為女性帶來身體上的影響嗎?

黃:凍卵手術其實也要用藥物刺激卵巢,可以導致卵巢過激症。然後以手術把卵子抽取出來,進行冷凍。雖然只是小手術,但也有手術的風險,例如發炎、大出血及痛楚。值得一提的是「卵巢過激症」,因為年輕女士卵子數目和質量較多,相比起高齡女士,只要用少量的藥物也能引發症狀。卵巢過激症可以導致全身水腫甚至影響呼吸。嚴重個案需要入醫院抽腹水,打蛋白針及在深切治療部觀察。

Connie:黃醫生,聽起來凍卵手術的風險也很高。作為醫生,你對有意進行凍卵手術的女性一些忠告嗎?

黃:這是一項少過10年的應用手術,在醫學文獻中還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證明技術的穩定性。如果女士只是因為在年輕時找不到適當的伴侶所以使用這項技術,以便將來找到合適的對象結婚時,便運用試管嬰兒的方法來生下一代,我就十分反對了。這不但是一項十分昂貴的技術,也不知道要把卵子雪多少年才運用,又不知道解凍之後的卵子功能和質量是否跟冷凍之前一樣。大家請三思吧!

Connie:黃醫生,你解釋得很清楚,但對於這些擔心自己將來有生育障礙的女士,你會有什麼建議給她們嗎?

黃:雖然聽來很老土,但我覺得還是從源頭開始,我會建議女士由愛惜自己身體,應該避免婚前性行為,濫交及墮胎。這些都是會導致增加性病及盆腔炎,從而引致不育的機會。也應該避免做雪卵等步驟,因過分刺激卵巢,會減少日後卵巢功能及卵子數量,甚至導致卵巢提早衰退,因而減少將來自然懷孕的機會。

Connie:多謝黃醫生給我們的忠告,其實我們作為女性,想生育的話,最佳最自然的方法就是「自然家庭計劃法」。多謝黃醫生多次為我們分享珍貴的醫學知識。

黃:不用客氣。再見。

3月27日 第二十集:小小天使生命支援熱線服務介紹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的嘉賓,我們邀請到一位過來人Ruth,她曾有過小產的經歷,但她將自己那份傷痛化為力量,去為我們做義工。她現在是「小小天使」生命支援熱線裡的義工。讓我先介紹這個服務,我們照顧三種情況的查詢:1. 正在躊躇是否保留腹中胎兒的父母;2. 曾經歷小產傷痛的父母;3. 曾經歷墮胎仍感愧疚的父母。我們在2018年初開始招募義工,經過一年的培訓,已組成了一隊義工團隊為大家接聽熱線。我們雖然隸屬天主教會,但我們的熱線為所有宗教及無信仰的人士開放。

Ruth,你是其中一位完成培訓的義工,請講述為何你會報名參加培訓課程呢?

Ruth:早幾集有提及過,我經歷過兩次失胎的經歷,分享過我藉著天主怎樣安慰我,走出失胎的陰霾。當時我面對失胎的悲痛,感到很無助,身邊的家人和朋友未必會明白我的感受,得不到適當的支援,後來自己受到天主的感動,更體會這個是天主的召叫,當初我和我先生上婚前班時,我們定下了我們這個家庭的使命就是「祝福別人」,天主可能藉我作為失胎的過來人身分,去祝福那些同路人,因為自己能受天主的安慰,是因為能叫我們去安慰受同樣苦難的人。剛巧婚委會開辦了很貼切我使命的義工服務,「小小天使」生命支援熱線,藉著接聽熱線,去安慰來電者,陪伴他們一起面對傷痛。

Connie:Ruth,你認為我們密集及嚴謹的培訓課程對你有幫助嗎?

Ruth:經過一年的培訓,我們不但有專業人士教授我們對接聽熱線的技巧和我們天主教對維護生命的價值觀,更重要係體會自己的不足,我們的服務不是用我們的專業技巧去安撫別人,更重要的是學習耶穌對世人的關懷,走入人群中,放下自己,以同理心去感受來電者遇到懷孕疑惑或失胎困擾的傷痛,陪伴他們一起經歷和跨過,所以我們每次服務,都會先祈禱,祈求聖神的帶領。為我來說,最大的得著,是要聆聽,因為用心聆聽才能感同身受去明白來電者的困難,先安慰他們心靈的需要,其次才提供實質處理懷孕或失胎困惑的相關支援。

Connie:除了Ruth之外,我們整個義工團隊都懷著熱誠和愛心為大家服務。Ruth,請為我們講述服務時間。

Ruth:我們服務的時間為逢星期二,下午兩點半至五點半;和逢星期四,晚上七點至九點半。但如果您在我們服務以外的時間需要我們熱線的支援,您也可留言給我們,我們也有專人跟進您的個案。所以,我在此呼籲大家,如果您或者您身邊的親人或朋友遇上是否繼續懷孕、經歷過失胎(不論是小產或墮胎)而感到心靈困擾,都鼓勵您聯絡我們「小小天使」生命支援熱線,可找我們傾訴和尋求支援。

Connie:Ruth說得很清楚,希望大家都可以轉介身邊有需要的人,或是自己有需要的話,都需要鼓起勇氣來求助。多謝,Ruth。

Ruth:不用客氣,多謝。

金錢以外《關顧生命系列一:生育》第五週 (30/3/2020-31/3/2020)

3月30日 第二十一集:失胎心靈醫治康復靈修營簡介

  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委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主要負責「關顧生命事工」(Pro-Life Ministry),我日常的工作其中一項是協助失胎後的父母走出傷痛,包括是小產及墮胎後的父母。

  我們會舉辦「失胎心靈醫治康復靈修營」,這模式採用一套由美國引入的模式Concepts of Recovery_The Journey,是一個為期三日兩夜的靈修營,專門協助失胎的父母釋放情緒,走出陰霾,從而治癒他們的失胎傷痛。

  靈修營每年舉辦兩次,通常在3月及8月舉行。在香港,失胎靈修營暫時只由我們天主教區提供,主要是從信仰的角度釋放父母的鬱結。我們都歡迎不同宗教的失胎父母參加,參加者只要抱著一個信念,耶穌可以治癒你們的失胎傷痛,便可以報名參加了。

  靈修營的參加者會被安排加入小組,所以互相守密是非常重要的,每個人都要答應保護別人的私穩,在營內聽到的故事皆不可以向其他人透露,我們亦為靈修營訂立一些規矩,例如:不准拍照、錄影或錄音等。我們希望每位參加者都可以在安心安全的情況下盡量釋放自己的情緒,從而獲得最佳治癒。

  我們經已舉辦了4次靈修營,20年3月將是第5屆。跟據過往的參加者的反應,靈修營對他們的失胎經歷,起了很大的治癒作用,使他們放下傷痛、內疚、自責等,得著勇氣面對日後的生活,重拾以往的寬慰的日子。他們仍然會掛念失去了的孩子,但他們已把傷痛換成思念,並知道要活好今生,來日便可在天家與孩子重聚。

  靈修營內有不同的環節,每個環節都有其獨特的功能釋放不同的情緒,為了令參加者更投入每個環節,我們不便透露太多細節。靈修營都會在天主教的靜修院舉行,為了使參加者在寧靜及優美的環境下獲得治癒。我們的靈修營收取的費用,大部份皆為支付靜修院三日兩夜的宿費,另一部分收費用作從美國購買每人一本的參加者手冊。如有需要資助的參加者,可以與我們洽談,我們也會提供資助。帶領靈修營的義工屬義務性質,皆為曾經歷失胎的父母,都是同路人,因為曾參加靈修營獲得了治癒,我們用他們的勇氣加以培訓,成為義工,與我一起帶領靈修營,協助其他失胎的父母走出失胎的陰霾。

  如果失胎父母對於參加靈修營有查詢,歡迎瀏覽教區婚委會的網站,我們上載了多位父母在參加靈修營後的心聲,感受他們被治癒之後的喜悅,每一位失胎父母也值得獲得釋放,值得放下你們的傷痛,得到天父的治癒。我們的網站是dpcmf.org.hk。祝福大家,晚安。

3月31日 第二十二集(完):失胎心靈醫治康復靈修營參加者心聲

Connie:大家好,我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的牧民幹事Connie,今集很榮幸請到Sam來為我們分享。他是一位過來人,是一位曾失去兩個愛女的父親。他參加了我們失胎心靈醫治康復靈修營,今日會為我們談及他的感想。Sam,你好。

Sam:Connie,你好。

Connie:你曾為大家講述了把愛女Catherine墮胎的經歷,亦為大家講述了堅持生下患有先天性疾病的Dorothea的經歷,你於去年參加了我們舉辦的「失胎心靈醫治康復靈修營」,是什麼原因促使你鼓起勇氣參加呢?

Sam:可能因為生了Dorothea ,我們更加覺得對不起她的姐姐Catherine ,因為當時沒有勇氣生她下來,令她感受不到父母的愛。特別是太太,她仍然十分自責,時有做惡夢,情緒也受到影響。所以我希望參加靈修營,從而學懂如何幫助太太,走出墮胎的陰影。

Connie:原來你的動機是因為愛太太,參加者在入營前可能有點緊張,你入營前有甚麼感受?

Sam:入營前,一方面有點感覺自己應該問題不大,總是覺得Dorothea 的到來已經治癒了我,她彌補了我對Catherine 的內疚。另一方面,自己一心只為了太太而參加,並沒有想過自己心中的傷口並未完全康復。最後當然是抱著對靈修營的好奇,為什麼靈修營可以醫治內心的創傷,所以報名參加。

Connie:入營後的感覺如何?

Sam:入營後,才發現原來自己不是特別的一個,因為原來都有不少同路人,大家都經歷了失胎。雖然大家失胎原因各有不同,但是大家都承受不少心理上的壓力和困擾。有人同行,感覺比較好,因為大家都切實面對過失胎,會明白彼此感受,而不是外人口中的「明白」、「理解」。而入營前的好奇,也令自己更加投入營內活動,每個環節都令自己十分感動。

Connie:你覺得三天的活動如何?

Sam:我覺得不算緊湊,也沒有壓迫感。但我見大家渴望得到治療,所以都十分投入活動。而營中有充足時間讓我們閱讀和思考,更重要的是讓我們在一個寧靜的環境裡,好好的回想當時墮胎的決定,也讓我們可以與天主好好溝通、重修與天主的關係、尋回天主的信仰。

Connie:完成三日靈修營之後,你覺得對你有何幫助嗎?

Sam:靈修營有很大的幫助,原本一心只想幫助太太,最終卻完全醫治好自己,當時心想一定要好好和太太分享。參加完之後,才發現我是幫助不了太太的,因為她一定要親身參加,才能夠體驗到靈修營的得著,需要親身感受傷痛被醫治,因為靈修營的內容實在不便透露太多,導師希望參加者自己用心去體驗每個環節。我只能說三天內我們經歷了不同的環節,每個環節都有不同的目標,循序漸進地為我們釋除痛苦。

Connie:完成靈修營後,你現在每次想起兩位愛女Catherine和Dorothea,感覺與從前有何分別?

Sam:分別很大。以前是自責的傷痛感覺比較多,現在是對親人思念情緒的感覺比較多。她們倆姐妹都是我們所鍾愛的女兒,一想起她們,我們會提醒自己要努力做個好基督徒,將來可以一家人在天家重聚。因為,我們的家鄉原是在天上。

Connie:很多謝Sam為我們分享了人生中最痛的經歷,來鼓勵其他父母都要勇敢去接受孩子,將他們勇敢地誕下,也很勇敢地參加了我們的失胎心靈醫治康復靈修營。希望其他有需要的人士,不論是小產或墮胎之後的父母,其實你們都可以考慮參加靈份營,治癒自己失胎的傷痛。多謝Sam。

Sam:多謝Connie。

「金錢以外」電郵信箱

歡迎來信回應支持和提問本集相關信仰問題。

Facebook 回應

以下是Facebook回應支持和相關信仰問題。

教友齊心做福傳


我們需要您的支持,努力為生命注入新動力。

作為非牟利慈善註冊團體,「活水基金」自2007年成立以來,積極為教區提供福傳平台及資源,藉此鼓勵推動各類福傳事工和愛德工作,把天國喜訊向更多人傳揚。活水基金每年支出720,000港元製作「金錢以外」這個電台福傳節目,我們邀請你的支持,讓這節目能長期延續下去。

如果您願意支持我們的經費,即使是一個很小的數目,也是天主所悅納的,我們會珍惜每一個的支持。若您暫時未能提供任何經濟上的支持,也請在祈禱中記念我們的工作,謝謝您的認同及關心。
 

再一次謝謝您的支持,願主祝福您!

逢周一至五晚上11:05

新城財經台FM104
活水基金網站
手機
APP「金錢以外」
Facebook

Email

「金錢以外」 智能程式(App) 

適用於iPhone及Android智能手機!現在大家可隨時隨地在線上收聽或下載你喜愛的分享,並轉寄給朋友!

金錢以外《真誠溝通》

「金錢以外」福傳廣播節目,由活水基金製作及贊助播出。

支持本節目,請點按 http://www.hklsf.com/donation 
多謝收聽和瀏覽!

金錢以外《從醫療廢物變成天使》

「金錢以外」福傳廣播節目,由活水基金製作及贊助播出。

支持本節目,請點按 http://www.hklsf.com/donation 
多謝收聽和瀏覽!

關注我們 Follow Us

『你們該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若13:34)
 
『你們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傳福音。』(谷16:15)

活水基金 | 活水中心 | 網站地圖 | 常見問題 | 留言 | 聯絡我們 | Facebook
Copyright © 2007-2020 活水基金Living Spring Found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