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時段、
全新形式


金錢以外《關愛之家  不一樣的家》
講者:何桂萍修女

電台:FM104新城財經台
時間:逢周六晚上10:30-11:00
網頁:hklsf.com/2021FEB
App:請下載「金錢以外」
金錢以外《關愛之家 不一樣的家》

第四集:
溫馨的回報

2021年2月27日

《關愛之家 不一樣的家》

講者:何桂萍修女

(第一節)

Peter:歡迎大家來到今晚的《金錢以外》,今個月我們請來剛剛獲得2020年香港人道獎的何桂萍修女,她創立了「關愛之家」,照顧14歲至18歲有些問題背景的女童,在家舍中,栽培她們。

  現在,我和修女透過Zoom進行訪問,修女,你好。

何:你好。

Peter:我們過去數集談及你的「創業史」,也提到很多困難,如果聽了過去三集,或者問為何總談到困難,不如今日你談一下,經過困難之後,有甚麼好事呢?讓人認為我們真的做了事,你告訴我們,好嗎?

何:要是談好事,那當然有好事,若不然,怎會維持至今時今日?簡單來說,在這二十多年來,我們關愛之家有數十個大學畢業的女童,我覺得這是不簡單的。因為在今日的香港社會,你能夠學業有成,便代表在外能找到一份穩定的職業,而穩定的職業能幫助你建立一個穩定的家,當然不一定,但比你當茶餐廳,或傳銷穩定得多。

  譬如,有位女童,她在香港大學讀書,畢業之後,在政府當社工,那便很穩定;也有當會計師的,有當工程師的,這些真是意想不到,特別那位當工程師的,現在人工四萬多一個月,當時我要陪她上學,因她不願意上學,但我見到她很有潛質,她背誦歷史,可以用故事將中國歷史在半個鐘內簡單地講述,我覺得她的潛質真的很高。現在,她成為工程師。當然你可以說四萬多人工也沒甚麼,但以她的背景,能走到今時今日,我覺得真的不簡單。

  另一位,當時極惡的,是那些「大姐」,我也曾提及她的個案,時常粗言穢語,欺負別人;但她領洗了,現在還經常到聖堂幫忙,做很多義工服務,這就是我的報酬,這就是我的獎賞。

Peter:所以,大家會看到關愛之家改變了很多出生有問題或受到周邊的問題所影響的女童,關愛之家給予適當的栽培,也令她們跨越自己以前的困難。大家剛才聽到的例子,都是讓我們會心微笑的成果。

  修女,你說的只是兩個很小的例子,其實在關愛之家這個組織裡,你們面對很多不同出身、不同經歷的女童,是否那麼多人可以被改造呢?

何:如果你問是否那麼多女童能被改造,大約60%,有些我所了解的,有的會返回以往的環境,但我自己覺得60%已是一個很高的數目。

Peter:我想大家都期望我們要做得更好的,我們都想做更多的事,令關愛這組織的理念和所做的工作更加落實。修女,如果現在要你去給予意見在關愛服務的團隊,你會對他們說甚麼呢?

何:我會說是「以心對心」,因為你付出「心」的時候,別人才會給你「心」;如果你不付出「心」,只是架構式地工作,是不行的。

Peter:你剛才這樣說,在今日的社會上,尤其是香港是個急速的社會,很多人要有即時的,多等一會都不能接受,其實與你剛才所說的,真的會有一段距離。

何: 你說得對,可是如果你有慢性病的時候,你能否一、兩次就能根治呢?不可以的。如果這女童日積月累,在一個對她們有影響的家庭中生長的時候,能否短時間可以改變呢?不可以的,我們並不是按個按鈕,她就會改變,如果是這樣,我想全香港的人,都要來關愛之家了。

Peter:我這樣問,其實感到好奇,關愛是一個面對不同背景的女童,而你認為能收留的,你便會收留。從我們教會的角度,其實有多少人後來成為基督徒呢?

何:成為基督徒,我可以說有30%。

Peter:有30%成為基督徒,我想你並不是告訴她們很多天主教的事,但她在這裡感受到,而改變。

何:30%裡的未必是加入天主教,會進入基督教,因為我們有不少員工都是基督教的,基督教會較雀躍邀請她們到教會,帶領她們團契生活。我在這方面較為自由,只要那女童在那裡取得力量,幫助她們,我便讓她去。

Peter:當然,最後我們都是相信同一的主。好,今日第一節的時間差不多,我們下一節再談。 

(下節待續)

(第二節)

Peter:歡迎大家來到今晚第二節《金錢以外》,今個月我們談及何桂萍修女創辦關愛之家,我們談了很多關於「關愛」的事。反過來,何修女,我們談了很多起跌,其實你怎樣看生命中或你經歷中的起跌呢?你要依靠甚麼呢?

何:簡單一句:當然是靠主。

Peter:你這句很行貨,你說多一點吧。

何:不靠天主,你靠甚麼呢?我是一位很簡單的修女,我的信仰就是那麼簡單,我領洗的時候,別人問:「信經,你信天主嗎?」「我信。」裡面的問題,我完全沒有質疑。之後,去當修女,我深信天主召叫我成為修女,所以在修院遇到難題的時候,我相信是祂為我解決。別人會問:「這些是不是『口頭禪』?」事實上,是的。這好像美孚那次,我們被人排斥,我心裡有個很強的信念,就是關愛之家是天主的事,天主一定會照顧的,所以我會繼續做,不用怕的。我就是憑著這些信念,我做天主要我做的事時,是沒事的。

Peter:我想大家都明確地見到,雖然修女是修道人,她沒有信德,就不能成為修道人,但我在當中見到她投入那一份信賴,使她本來堅強的心,能更堅強,來跨越那些問題。修女,在關愛那麼多年,或你自己修女的生涯中,除了美孚的事件,是一件比較大的事件,因完全沒有想到會出現這個問題,其實,有沒有一些抉擇,你自己覺得是深刻的呢?

何:有些抉擇……譬如需要「搬屋」,搬到哪裡,找哪個家舍,這些都是一些很苦惱的事。另外,就是「延愛」,延愛是為18至24歲的青年,但因為資金不足,而要倒閉,當時裡面的鬥爭真的很大。

Peter:我在這裡補充一下,大家聽眾可能不明白延愛的出現。修女在過去一段時間,她為那些18歲的女青年,在離開關愛之家之後,其實各方面仍未能穩定下來,她便創辦了另一個機構,名叫「延愛之家」。這就是給予較年長的青年,她們可以住在那裡,當然,18歲以上,甚至20多歲,她們已外出工作,在管理上非常困難。這地方位於沙田,後期還是需要關閉這個組織。修女,你可以繼續。

何:關閉它的時候,其實是很痛苦的。

Peter:這是一定的,但當我們要管理一個18歲以下及18歲以上的組織,原來是非常不同,這也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事,其實當年都是無法做到的。可是,這種挫折,你最後怎樣平衡自己呢?

何:當時我在想:如果我不是經已退休,我會立即說:「由我來做。」但是,既然我退休了,我便要學習放手,因為有很多事都不是我一個人可以做到,我也需要其他人的支持和幫助。

Peter:那麼你現在在做甚麼工作呢?

何:我們修院的老人家會院裡,最大年紀的是105歲,有些99、98、97,我差不多是最年輕的一個。

Peter:即是你就管理這個安老院,其實這個工作是不是另一個挑戰呢?

何:這並不是另一個挑戰,因為是對人的工作,你以同樣的愛心對待她們,那便可以的了。

Peter:這又是一樣,只是不同年齡,他有不同的需要,給他們吃飯是一回事,但如果你覺得你需要給他愛心,是一件更難的事。

何:即是你在他未說出自己的需要之前,你看到他的需要,給了他的時候,他的心理會十分不同的。

Peter:修女你從修道、創辦關愛、直至今日,你整個過程中,你的感想是甚麼?

何:我的感想是一份感恩,感恩我可以為社會做事,感恩我可以為天主去作證,感恩天主用我的手去做祂的工程。

Peter:這裡表達出你的信賴。

何:你能做的時候,是一種福份。

Peter:大家聽聽,這些是很好的忠告。以下的時間,我請修女你做個祈禱。

何:在這裡,我誠心感謝主,用了我作祂的工具,在這二十多年為關愛,為香港社會做的一切,不論事情大小,我相信都能夠彰顯天主在我們中間的慈愛。讓這份慈愛繼續傳開去,使更多人能感受主祢的恩惠。亞孟。

Peter:好,我們多謝何修女在過去四星期與我們分享她如何信賴天主,她如何創辦及經營關愛之家,我希望大家聆聽之後,更關心我們社會上有需要的群體,如果你能夠了解更多關愛之家,也可以支援我們,這也是我們想表達的事。下一個月,我們再在《金錢以外》再見。 

(第二節完)

© Copyright 2021 活水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