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時段、
全新形式


金錢以外《關愛之家  不一樣的家》
講者:何桂萍修女

電台:FM104新城財經台
時間:逢周六晚上10:30-11:00
網頁:hklsf.com/2021FEB
App:請下載「金錢以外」
金錢以外《關愛之家 不一樣的家》

「金錢以外」直播重溫

Watch Live

第一集:
創辦關愛之家

2021年2月6日

《關愛之家 不一樣的家》

講者:何桂萍修女

(第一節)

Peter:各位聽眾,歡迎大家來到今晚的《金錢以外》。今晚很特別,我們邀請到剛在今年獲得香港人道獎的何桂萍修女。修女,你好。

何:你好。

Peter:因為疫情的問題,大家應該聽到這聲音是從Zoom出來的聲音,修女,請問你留在澳門多久呢?

何:九個月。

Peter:九個月也不能回來,本來想回港渡聖誕,現在也沒法了。何修女,你今次獲得人道獎,主要是因為你創辦了一個機構,叫「關愛之家」。關愛之家是一個專門收留14至18歲的女子,因為法庭或社工認為她不宜留在家中,那麼,關愛之家便收留她們。修女,你在甚麼時候創辦關愛之家呢?

何:我在1988年創立關愛之家。

Peter:你可否告訴大家你的背景是怎樣的呢?

何:我自己出生在一個小康之家,在和平那年出世。我爸爸媽媽都渴望有兒子,我的哥哥因為家貧,沒錢看醫生,所以離世。而我之下有位弟弟。我媽媽一直追求,直至第八胎,都是女兒,所以她認為不可以繼續產子,她將我妹妹的名字,叫作「圓」,圓形的「圓」,另外的聲音即是「完」,不可繼續。這個重男輕女的家庭,亦使我認為有所不當,女人和男人都有同樣的價值,這就是我孩童時常有的思想。

  另外一個思想,就是小時候讀書,孫中山先生他將佛像菩薩的手扭轉,他說那是假的,如果它是真的話,它可以保護自己。這思想也令我不相信佛,轉向相信天主教。這就是我簡單的童年了。

Peter:那麼,你為甚麼會成為修女呢?

何:這很有趣,我小時候,人們喜歡玩婚嫁的遊戲,當時我已經告訴自己:我不喜歡這玩意。雖然不玩,但當時也沒想到要成為修女。

  領洗之後,看見修女,心想成為修女也不錯,但仍沒想到成為修女。甚麼使我想成為修女呢?這也是一種呼召,就是我參加教會的善會,有次,在祈禱之中,見到神父舉揚聖體聖血的時候,有個聲音對我說:「你要與我喝這杯。」當時,我哭成淚人,我說:「不可以的,我不可以的。」和我一起的朋友都感到奇怪,為甚麼我會這樣哭呢?

  之後,我也沒有理會。可是,以往有夜學,看見姐姐們帶著孩子去上學的時候,我心內有聲音說:「你也要照顧這些人。」由那時開始,我便開始去探索這會否是我的路。

Peter: 可是,成為修女的過程,要很大的決心,也要有目標,其實甚麼使你作出決定呢?

何:我很懶散的,我早上無法起床,我怎會是成為修女的人才呢?可是,內心的呼召,逼使我去嘗試。

我告訴我的爸爸:「我想成為修女。」

我的爸爸說:「當修女?」我說:「不可以的話,便回頭。」

你想我的爸爸怎樣說?「做事要有始有終。」這句說話幫助了我一生,做事要有始有終。所以,從那時開始,我做任何事,不論有多大困難,我也會有始有終。

Peter:當然,這是很特別的經歷。認識了你那麼久,有地方我還是不明白,我知道並不是修會直接指派你創立關愛之家,為何你會創辦關愛之家呢?

何:這關於我們的修會,因為我們的修會時常為窮人而工作,特別我們的會祖,起初在印度的時候,她為窮人做了很多事工,甚至在羅馬的時候,她也為窮人做了很多事工,所以,這也是我們修會的目標。

有次,開會的時候,她們說:「我們在香港也沒有為窮人做甚麼。」我便提議:「為那些有困難的少女,特別為性服務行業的少女,她們真的很可憐,經常被人欺負……」

她們說:「那很危險的,怕將來在街頭撿回你的屍體。

我就調節這想法,恰巧那時有很多新移民,所以我便想到為那些與家人相聚有困難的人,創立關愛之家。

Peter:好,第一節的時間到了,我們下一節再談。 

(下節待續)

(第二節)

Peter:歡迎大家回來今晚第二節的《金錢以外》,上一節提到香港人道獎得主何桂萍修女她的童年,她的聖召成為一位修女。在這一節,我想問何修女,其實創立關愛之家開始時,是怎樣的呢?當時有甚麼困難呢?

何:創辦關愛之家,真的很神奇,第一,我不是社工;第二,我是一個寂寂無名的小修女,當時像個黃毛丫頭一樣,甚麼也不懂。突然有一個牧師來問我,他說:「我們準備申請那打素基金,你有意創辦關愛之家,你要不要我為你撰寫計劃書呢?」我說:「當然好。」他便將整份文件辦妥,只需要我簽名,那便遞交了。之後,那拉素基金給了我們十萬元。

  開始時,我們沒有地方,修院旁建了幼稚園,原本幼稚園的會址便空置,那便借給關愛之家營運。有趣地,恰巧那時Crossroads(國際十字路會)可領取舊傢俬,我便用那十萬元添置床架,根本連聘請社工也不足,就這樣開始了。我就將此服務告訴聖堂的人,又有一班人,他們願意來當義工,陪伴孩子過夜,教導她們要做的事,就這樣開始了。

Peter:所以有時我們有些目標要達成,最重要的是你願意去做,即使有困難,天主會為你開路。其實開始時如此簡陋,今日關愛之家從政府獲批一個屋邨內的單位,這過程整整有二十年之久,但從修院借一個地方開始,你的下一步是怎樣的呢?

何:修院借地方給我們,但因為進來的孩子,不是乖巧的,她們會很嘈吵,晚上吵著修女睡覺,修女便問:「你們會不會找別的地方?」恰巧,當時何太(即何鴻燊博士的第三位太太)鼎力支持,幫助我們在亞皆老街那裡購置了一個單位,我們便成功在一年後遷入那單位。這也看見天主要此事業能夠成功時,祂會有不同的方法幫助我們。

  但是,香港的樓價一路上升,亞皆老街的樓價也很高,發展商看中那裡,便要拆卸。我們要搬遷時,四處尋找單位,在哪裡能夠找到一個地方可以容納十多個孩子呢?只可以找那些大型的屋邨,恰巧美孚有兩個相連單位,應該可以遷入,足夠孩子居住。可惜,我們被屋邨的人發覺我們搬入很多床架,他們便在網上搜尋,見到Home Care for Girls,就知道是為「壞」女孩的。他們就召開邨民大會,反對我們,總之用很多橫額反對我們,還用人鏈阻止我們的工人進內裝修。

Peter:這件事當時我也在場,我也有參與,對此事我也感到非常難過,我們也因此無法有個固定的會址。當然天主不會就此讓你停止,祂會繼續運用你。其實,在過程中,我們見到很多困難,何修女,你怎樣看關愛之家這組織,去繼續實行你的理念呢?

何:我在此事上,很多朋友都說:「為何你這樣膽小?人家不准許你,你便離開?」但我對她們說:「我不願意我的孩子,在升降機裡遭人白眼。或是被人嘲諷:『這群這樣的人!』就是那麼簡單的一句話,都會令他們很傷心,其實她們的背景,是很值得我們支持。所以,我不想她們再受別人的欺凌、侮辱。我情願自己搬出,我不要那單位。」幸好,社會福利署的職員幫忙,立即在網上找到很多地方,可以讓我們申請,剛好那時在青衣有個空置十多年的單位,以前是小童群益會用作圖書館的地方,但因為沒有電梯,所以我們便可以順利申請。

Peter:很多謝修女在第一集《金錢以外》談及關愛之家的創立,及當中所遇到的困難。今日的時間差不多,以下邀請修女帶領大家結束祈禱。

何:我們很感謝上主,在我們見到無路可走的時候,給我們開了一道路,亦告訴我們人生處處有路,只要我們相信上主的手,一路扶持我們。這一刻,我也邀請所有聽眾,與我一起感謝、讚美主。

Peter:今晚的時間到了,我們下星期六晚上10:30《金錢以外》再見。 

(第二節完)

© Copyright 2021 活水基金